全部
新闻资讯
数魔动态
产品教程
合作伙伴
分类:
大数据选品
AI店铺报表
数魔智学
凑130万做亚马逊却资金断裂,问题竟出在这!
时间:2020-12-25 阅读量:67

本文目录:

1.亚马逊已成为资金密集型行业

2.大卖家半年新增库存9600万

3. 去库存,要从源头入手

每个做亚马逊的人,都有一颗实现财富自由的心。

“深圳湾壹号的房子,都被亚马逊卖家买走”的段子,已经过时了,但今天文章的主题就是关于“亚马逊电商创业赚钱”的,因此还要是要说一说。

做亚马逊真的那么赚钱吗,可以买得起深圳湾壹号的房子?那里的房子,随便一套都是几千万,1.5亿 ,2.5亿……

能买得起的卖家,是做什么产品的?有几个店铺?一年有多少钱押在库存里?

比起深圳湾壹号买房的成功故事,我们对一线亚马逊电商创业者的艰辛和苦痛,听得更多,看得更多。

野蛮生长的阶段早已过去,在FBA发货机制下,亚马逊电商已经成严重的资金密集型行业。

多少卖家因为资金链断掉而跌入深渊。

深圳跨境电商观察人士钟云森表示,做亚马逊出单不难,赚钱机会也不小,最终出问题的,十个有八个垮在资金链方面。

钟云森有一个朋友,是拥有较为丰富的亚马逊运营团队主管,2019年开始拉了两个朋友,三人一共凑了130万单干。

手持一把现金,步子就迈得大一些。

团队一边注册账号,一边大量购买老账号。一些“优质账号”4至5万元一套,一些过一审的新账号,8至10个打包购买,大约3万左右。

光账号购买,就花了一大笔钱。接着,就招人,进货,开干。

开始时大件、小件都做,各个账号陆续出单。然而,不到两个月,购买的一审账号,全军覆没了,被亚马逊封得一干二净。

理由是,账号关联或销量激增。

这些账号都用VPS登录,操作时小心心翼翼,也正常发货,但都出了问题,基本判断,账号本身有问题。

幸好一些老账号能够正常出单,有些账号自发货月销售额达20万。

然而,2020年新年期间,店铺订单大增,但供应商过年歇业,加之因为疫情物流不畅,许多货发不了,或者延迟到达,导致大量延迟。

3月份,法国站涉嫌欺诈被封,因延迟等原因,退货量达到30%。

随着运营的推进,压在货物里的资金越来越多。130万本金已经消耗殆尽,只得用信用卡套现,拆东墙补西墙。

硬撑了一段时间后,其中一个合伙人无法再拿出钱进行增资,又因更多账号出现问题,最终不欢而散。

钟云森认为,亚马逊电商已经变得越来越沉重了,尤其是旺季,如果订单飙涨,压在货物上的资金大到恐怖的程度。

对于创业型的卖家,店铺爆单有时不是福,而是祸,尤其当退货率达到一定程度,现金流会变得越来越不健康,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,不是被迫“卖身”,被强者并购,就是最终倒闭,一地鸡毛。

库存占用资金,不仅是中小卖家的巨大包袱,同时也困扰着大量的跨境电商大企业,包括有棵树、遨森、乐歌等,都在库存上积压了大量资金。

1

跨境大卖家,半年压货超50亿

一些跨境电商大企业的库存压力,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。

●有棵树

典型的铺货大企业有棵树,其2020上半年库存商品账面余额,高达9.82亿元。

不过相对期初余额和库存跌价来看,其半年新增库存量大约在9600万元左右。

其期初库存跌价后,账面价值约8.86亿元。

如此庞大的库存量,确实也给有棵树带来很大的压力,但依然也实现了较为客观的利润。

其2020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2.33亿元,净利润约1.5亿元。

根据其最新数据显示,有棵树拥有超过100万个SKU,各平台店铺数量超过3000个。是个非常典型的铺货大企业。其主要销售模式,就是利用ERP等数据系统,监测、预测各个平台的热点产品,进而选品销售。

如此一来,大量SKU数、大量店铺数,以及大量的库存也就成了必然选择。

2020年,有棵树还跟母公司天泽信息背有4.1亿元净利润的对赌协议,其上半年归母公司净利润约1.5亿元,能否最终完成该对赌,有些悬。

为此,扩大规模,加大铺货量,以此来扩大净利润,也是无奈之举。

毕竟,根据有棵树2019年的财报透露,其不仅在部分老电商平台存在封店、退出的情况,而且新兴的Shopify等平台也尚未发力,能够贡献的利润率十分有限。

新模式尚未稳当盈利,老平台已经在逐步失控。对有棵树而言,2020年的挑战十分严峻。这接近9.8亿元的库存,此刻就显得有些沉重了。

●遨森电商

遨森电商相对来说,库存压力小一些。其上半年库存商品账面余额约2.02亿元,跌价准备约66万。

相较于其15.8亿元的营业收入和1.7亿元的净利润,2.02亿元的库存商品就显得比较轻松。

●乐歌股份

此外,乐歌股份的库存商品也有1.42亿元左右,跌价准备898万元左右。

乐歌上半年营业收入约6.33亿元左右,净利润约6815万元。

跟遨森电商比起来,乐歌的库存压力显然更大一些。

相较于有棵树、遨森电商,乐歌其实还存在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:产品市场容量问题。

乐歌主打人体工学产品,属于智能办公家居类型产品。这部分产品属于低复购率、低覆盖率产品。普通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量不大,企业对产品有一定需求量,但购买频率不高。

今年的疫情,让海外居家办公人数增加,因而侧面辅助了乐歌打开海外人体工学市场。但同样的,人体工学产品市场也比其他刚需、普货产品更加不可预测。

当然,也不是没有优势。乐歌在人体工学方面竞争对手相对较少,有助于其迅速打开品牌知名度。如果能够把握好这次疫情的机会,相信乐歌也能在人体工学市场中奠定属于自己的地位。

●跨境通

而一种跨境电商企业中,以自营网站为主的跨境通,其库存的压力明显要远高于其他大企业。

跨境通2020上半年库存商品账面余额约54.88亿元,库存跌价准备约27.45亿元。

跌价面值刚过半数。这就意味着这接近55亿元的库存,还没卖出去就损失了过半价值。

再看其上半年营业收入,约90.87亿元,仅库存就超过一半,库存跌价就损耗了超过1/4,库存压力可想而知。

而2019年,跨境通之所以形成近27亿元的巨额亏损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,就是库存跌价计提,一口气计提了超过26亿元。

如今这个库存压力仍然笼罩在跨境通上空,对跨境通来说,或许致力于清库存,将成为其近段时间必须直面的重要工作。只有将库存量降低到合理范围内,跨境通才能从泥潭中抽身而出。

2

库存去重,需要从源头入手

对于跨境电商大企业来说,有的是清库存的手段。

比如,不少跨境电商大企业正在寻找新兴平台入驻,比如Jumia、Noon等等。还有不少大企业专门寻找类似Shopee这种,被对标国内拼多多的平台进行清库存。

因为新兴平台需要SKU数量,也需要店铺数量,更需要价格低廉的产品吸引顾客。

而非洲的Jumia,中东的Noon,东南亚的Shopee,不仅能够提供没有那么受限的平台,提供已有的流量,更关键的是对于新兴市场的开拓,他们走在前端,新兴市场对于产品的质量、个性化等需求也尚未如欧美成熟市场那样高。

曾几何时,印度电商王者Club Factory也是以清库存发展起来,最终站上印度头部电商座次。尽管如今印度市场对中国APP表现出了不友好,但也给不少大企业提醒,转移市场清库存确实是个好方法。

然而,从本质上来说,库存问题,很大程度上反映出来的,还是产品问题。

比如,跨境通旗下自营网站Gearbest,在出现亏损之后,SKU数量从最早的99万个,一路砍到如今只剩27万个。这样大规模的删除产品,本身对于网站数据的杀伤力是不小的。

即便如有棵树这样,拥有自己研发的数据系统,追热词销售产品,但整体的库存压力仍然不小。

因为消费者对于这些大企业的产品缺乏品牌认知,难以形成有效的复购率。

还是以跨境通为例,旗下SKU数量最多,营业数据最大的自营网站是Gearbest,但实际上其真正盈利能力更强的,反而是女装自营网站Zaful,因为Zaful的品牌已经打出一定名气,在社交媒体上积累了一定量的粉丝。

有棵树自曝,从2019年开始已经在经营Shopify等新兴平台,其实就是在搭建自己的独立站。同时,有业内人士爆料称,有棵树也是从2019年开始,就已经在试图打造品牌,走品牌化路线。

显然,有棵树也意识到了,想要真正摆脱库存困扰,让企业做大做强,最终是要走品牌路线的。

不仅有棵树意识到这样,包括傲基国际、遨森电商都意识到了品牌的重要性。傲基甚至已经追着安克的脚步,开始在产品研发上下功夫了。

Marketplace Pulse近期发布年度榜单显示,中国出海品牌企业中,安克创新位居榜首,Marketplace Pulse创始人Juozas Kaziukenas评价为何把安克排在首位的原因,是因为安克在亚马逊上,开创了第三方品牌,这是一个创举,打破了“亚马逊上无品牌”的魔咒。

同时,Juozas Kaziukenas还说,安克创造出了许多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。

注意用词,是“创造”出了,而不是“制造”出了。

或许,这对于有棵树、跨境通等大企业来说,是个启迪:研发要投入,最终要是要投入到产品研发上。沉入一个领域,深度挖掘消费者需求,求变求新,居安思危。

唯其如此,企业才能更长寿,扛风险能力才能更强。


(注:文中所提卖家称呼,均为化名)

热门文章
点击分享

申请试用

×
×
扫码立即体验
×
咨询有礼

咨询有礼

扫码进群

扫码进群

免费领取

免费领取

直播活动

直播活动

background
免费领取

免费引流

插件 |智能索评
2 大永久免费功能限时领
点击领取